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我们竭诚为您提供优质高效的专业法律服务!
浅析知识产权侵权的惩罚性赔偿

      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断实施的背景下,我国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重视。在我国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机制中,惩罚性赔偿一直居于辅助地位,让我们来了解一下知识产权侵权的惩罚性赔偿:     

 

知识产权-律师-凯凯211116.png


     知识产权侵权的惩罚性赔偿一直居于辅助地位,个人认为其主要原因还是比较难以启用。惩罚性赔偿规定在《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五条:“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要件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主观方面必须是“故意”,客观方面必须是“情节严重”。

 

1.故意的认定

     《商标法》第六十三条:“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两者都将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条件限定为“恶意”和“情节严重”,而民法典将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条件限定为“故意”和“情节严重”,2020年修改的专利法和著作权法也将适用条件限定为“故意”和“情节严重”。尽管从语义上,“恶意”与“故意”存在一定区别,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的解释》(以下简称《最高院惩罚性赔偿解释》)在司法解释层面明确了“故意”与“恶意”在含义上的一致性,该解释第一条规定:“本解释所称故意,包括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的恶意。”对“故意”和“恶意”作一致性解释,可以防止产生“恶意”适用于商标、不正当竞争领域,而“故意”适用于其他知识产权领域的误解。

 

     关于“故意”的理解,主要有两种学说:“意思主义”学说和“观念主义”学说。“意思主义”学说认为故意是指行为人希望造成某种损害后果,即“故意”只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观念主义”学说认为行为人认识或预见到行为的后果,即“故意”不仅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还包含了“过于自信的过失”。个人认为在惩罚性赔偿语境下,“故意”不应该采用“观念主义”学说而应该采用“意思主义”学说。因为,“过于自信的过失”是一种过错状态,在道德上的应受谴责性相对较弱,惩罚性赔偿对其阻吓效果也不明显,不宜适用惩罚性赔偿。

 

     《最高院惩罚性赔偿解释》没有明确规定“故意”的认定及证明标准,只是对“故意”认定的考量因素作出了指引。该解释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对于侵害知识产权的故意的认定,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被侵害知识产权客体类型、权利状态和相关产品知名度、被告与原告或者利害关系人之间的关系等因素。”从实践情况来看,对“故意”的认定总体上较为谨慎,主要限于侵权人主观恶意明显且有具体事实依据的情形。《最高院惩罚性赔偿解释》第三条第二款根据对司法判例的总结,将类型化“故意”侵权行为归纳为以下几种情形:(一)被告经原告或者利害关系人通知、警告后,仍继续实施侵权行为的;(二)被告或其法定代表人、管理人是原告或者利害关系人的法定代表人、管理人、实际控制人的;(三)被告与原告或者利害关系人之间存在劳动、劳务、合作、许可、经销、代理、代表等关系,且接触过被侵害的知识产权的;(四)被告与原告或者利害关系人之间有业务往来或者为达成合同等进行过磋商,且接触过被侵害的知识产权的;(五)被告实施盗版、假冒注册商标行为的;(六)其他可以认定为故意的情形。具备上述情形之一的,可以初步认定被告具有侵害知识产权的故意。除以上《最高院惩罚性赔偿解释》所述情形外,实践中适用惩罚性赔偿的情形最多的是这两种:一,被告明知其使用的商标与原告注册商标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仍然进行大范围使用。二,侵权人因先前侵权行为与权利人达成和解协议后,再次实施侵权行为。

 

2.情节严重的认定

     “情节严重”作为与“故意”并列的适用要件,是基于惩罚性赔偿所特有的制度功能,二者相互结合共同确定了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具体而言,“情节严重”一般以侵权造成的后果作为判断依据。实践中,一般从两个方面加以判断:一方面,考虑具体的物质的损害后果和不法行为对权利人造成的损失存;另一方面,考虑侵权行为给权利人造成的损害后果,以及侵权行为对相关产业、社会公共秩序造成的负面影响。

 

     判断“侵权后果”是否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需要结合具体案件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包括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手段、侵权持续时间、影响范围、损失或获利程度以及对公共利益的影响等都是属于。《最高院惩罚性赔偿解释》第四条规定:“对于侵害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认定,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侵权手段、次数,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地域范围、规模、后果,侵权人在诉讼中的行为等因素。被告有下列情形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情节严重:(一)因侵权被行政处罚或者法院裁判承担责任后,再次实施相同或者类似侵权行为;(二)以侵害知识产权为业;(三)伪造、毁坏或者隐匿侵权证据;(四)拒不履行保全裁定;(五)侵权获利或者权利人受损巨大;(六)侵权行为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利益或者人身健康;(七)其他可以认定为情节严重的情形。”上述规定从一般考量因素和常见典型情形两个方面对“情节严重”的认定作出了指引,在个案中对“情节严重”的具体判定同样应遵循该思路。此外,由于商业秘密的特殊性,对于侵犯商业秘密行为而言,如果被诉行为导致商业秘密为公众所知悉的,通常被认定为属于“情节严重”。

 

     长期以来,恶意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在我国屡禁不止,原有的补偿性赔偿制度对于恶意侵权人无法真正起到惩戒、威慑侵权的作用是其重要原因之一。全面确立惩罚性赔偿制度能够提高恶意侵权行为的违法成本,威慑潜在的侵权行为,避免知识产权受到侵害,从而确保知识产权市场价值实现过程的有序运转。

 


新闻资讯more+
相关业务板块more+
关于凯凯more+